网站图标

WeiqiOK.com

 
 
 

首页』  『新闻』  『题库』  『布局』  『谱度』  『猜局』  『教程』  『赛事』  『视频』  『自助』  『会员
论坛』  『服务』  『模板』  『定式』  『查谱』  『研究』  『名局』  『棋手』  『资源』  『上传』  『汇款

新任围协主席林建超专访(下) 围棋是智力博弈


此新闻(手机节流版)来自【新浪网】,版权归【新浪网】所有,原文地址为:
http://sports.sina.com.cn/go/2017-12-31/doc-ifyqcwaq6273828.shtml

本站旨在帮助棋友通过网站(手机)了解业内资讯。如涉侵权,敬请告之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
林将军在围棋学院做报告

林将军在围棋学院做报告

  来源:公众号  浦江围棋  作者:林建超  何云波

林建超将军在南京工业大学浦江学院围棋学院成立仪式上做《围棋与中国人的战略思维》主题报告,何云波教授主持

  林建超将军在南京工业大学浦江学院围棋学院成立仪式上做《围棋与中国人的战略思维》主题报告,何云波教授主持

  人物档案:

  林建超,中国围棋协会主席。生于1952年。总参谋部办公厅原主任,少将,军队战略规划咨询委员会委员,国防大学特聘教授。酷爱围棋并对围棋文化有深入研究,曾多次应邀为国家围棋队讲课。著有《将军棋谋》、《现代围棋思维方式》、《围棋与国家》、《围棋与战略》等文,其中,《围棋与国家》入选2012年全国高考语文试卷(山东卷),并荣获中国围棋年度大奖文化奖。

  四、谋趣

  何云波(以下简称何):到领导机关最初是什么职位?

  林(以下简称林):我最初做的是总参宣传部的副团职干事,当了一个月就当组长了,实际上就是处长,当了几年处长,然后九零年就当了副部长,九四年就当部长了,部长就是师啦,那时候才三十七岁多就当了副部长,就是副师了,四十一岁多就当了部长了,是正师,然后四十五岁就当到总参政治部副主任了,就是副军长,我四十八岁就当总参办公厅主任,是正军了,就是军长了。但在整个在总部机关工作的时候,我可以说工作是一步一步往前上升的,从84年一直干到2001年,当了十年办公室主任,接着当军队战略规划委员会的职务,又干了两年多,基本上是在总参待了三十年左右,那么在总参这三十年的时间,就是战略领导机关,总参是战略机关,在战略机关下围棋,我对围棋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了,这个时候对围棋的感受已经不是一般的兴趣和感悟,而是真正的感觉到围棋的战略魅力,提升了一个很大的境界。总参是全军的最高领导机关,它就是谋划全军的打仗与战备管理,就是解决这个事,不管是在总参政治部的十七年,还是在总参当主任的十年,还是以后二线工作的若干年,整个都是和战略谋划紧密联系在一起,所以这个时候,我是从九五年也就这水平,谭炎午给我定的段位是业务五段。你看我定段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,始终是这样子,很喜欢它,这个地方呢,一个是在更高的层面思考围棋,一个是更充分的享受围棋的乐趣,通过围棋又思考了很多战略谋划的事情,所以在这个时候产生的都是围棋与国家,围棋与战略,像这个《围棋思维与海洋战略博弈》等等,这些著作,可以这么说,包括在各地做的几十上百场讲演,参加各种活动的讲话,总之呢,就是宣传围棋,另一个就是运用围棋的思维,让大家尽可能认识到围棋所蕴含的战略智慧,我觉得这个就成为了我的一个既是所得,又是使命,所以现在我们这次对围棋人际大战的解读,给军委的报告,我还是第一执笔人。还有呢,《围棋思维与海洋战略博弈》,那都是在《中国军事科学》发表之后,引起了军内外、国内外的关注,所以这个东西是直接服务于决策的。而且我几乎参与了所有国家级的重大军事战略决策、重大军事建设项目、重要的军事文件的制定等等。在这些参与过程中,那就很自然运用到了这些东西,对于个人的思维能力、思维境界、思维高度,确实有很大的帮助,我在《围棋思维与海洋战略博弈》后面那段话,其实都是个人的体会,那不是虚着说的,那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。

  何:围棋在现代社会真正的发挥了它的战略智慧的作用。

  林:对!这个就是我的重要使命,这些东西很多都体现在我的论著中。下一步呢,就要集中体现在《围棋与国家系列丛书》中。那就更系统了。

  何:你们那个《围棋与国家系列丛书》包括那些方面?

  林:围棋与国家、战略、哲学、文化、人生等,还有一典,一诗,一画,一文,一史,五个附录。

  何:除了你之外还有哪些作者?

  林:没有了,只有我一个,全部都得我自己弄,到时候叫别人帮我弄点资料。

  何:那太了不起了!

  林:都思考积累了这么长时间了,把它落实下来。国家出版丛书,这个我之前我还不知道,因为这个是不能做工作的,这个必须是专家投票,而且专家不认识,都不知道是谁,但是一投就投上了,这个我感觉是得围棋之福,并不是你个人的,大家觉得这个时候做围棋,讲围棋是对的,所以才把票投给你,它是无记名投票。人家又不认识你,但有一条,人家觉得这题目好,值得研究,就评上了。然后利用各种围棋活动的机会去为围棋说话。

  何:我去年年底报了一个《世界围棋通史》,已经被纳入国家十三五重点出版规划,然后下一步是有了成品或半成品去报国家出版基金就可以了,现在是纳入规划。

  林:你现在被纳入规划了,那就完全没有问题,而且这个东西越做就像滚雪球一样,你看你过去弄了多少围棋文化,都不能浪费了。

  何:现在正好处于围棋文化发展的一个好时期。

  林:对,正好处在一个新的历史高峰期,那么把它利用好了,我的感觉并不完全是凭借个人的力量怎么样,要借这个势,大家感觉这东西好,包括这次这个“谁是棋王”,我从头到尾给它做了五期节目。

  五、志趣

  林建超:以前这个阶段叫谋趣的话,那么现在这个阶段叫志趣,所以就从童趣、兵趣、学趣、谋趣到志趣,我们把围棋当作一个智力博弈的活动游戏,但是它趣味无穷,所以这点应该说我们是得围棋之福。我给央视做节目,央视说给你拨这拨那的,我说我一分钱不要,给我打了无数次电话,管我要帐号,我没给,给你们就是做贡献,最后《谁是棋王》总结的时候,怎么提升高度,央视的领导有点急,究竟怎么看这个事,我在现场给讲了五句话的评价,鼓励他们,他们很高兴。现在看来能够参加到围棋事业中,是一个很荣幸的事情,既是人生之趣,也是人生之幸。

  何:你觉得这一生围棋给你带来的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?

  林:它不光是丰富的人生,快乐的人生,它同时也叫炽热的人生,我们也有了做贡献的新的领域。当然按照我的事业,我是一个军人,一个将军,我主要的事业是在国防与军事决策的领域,但是我也在围棋的事业中也发了光,也发了热。

  何:两者还高度的结合起来了。

  林:对呀!两者还统一起来了,两者的结合还如此的自然,如此之协调,这个一般不容易做的,你的爱好与你的事业它怎么有如此紧密的联系。

  何:围棋本来就是兵法嘛!

  林:这个就不用说啦,因为“略观围棋兮,法于用兵”嘛,东汉的马融就这么说了,有人说是更早的西汉末年的刘向说的。

  何:因为现在围棋要发展的话,必须要把它纳入到教育的轨道,不纳入教育体制里面,没有长远的发展动力。

  林:因为教育是明天、是后天嘛!

  何:大学教育需要由围棋专业,让学棋的孩子有出路。学围棋的孩子走职业这个路太窄了,但爱学围棋的孩子可以来读围棋专业,毕业了可以做围棋管理、教育或者从事跟围棋有关的其他工作,对以后围棋的培训和市场又是一个巨大的推动,因为他有了出路。

  林:三句话,就是这个成绩或基础是昨天的,产业是今天的,科研是明天的,教育是后天的。你真正长远管用的是教育。这是围棋发展的一个好的方面,另外一个是你做的专业我很赞成,就是有管理和教育,围棋才有长久的生命力。围棋你不能只把它当竞技,当然围棋是竞技,不会有人否定。

  何:但发挥它多方面的功能很重要。

  林:对,另外呢,围棋在中国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,我们现在喜欢用简单的形象的说,从哪转到哪是可以的,比如说围棋的价值判断,我们是从“军政说”到“修养说”,他们往往喜欢用“转”,这个不对的。围棋在中国有特殊性,但是有一条,始终贯穿到头的是“围棋国之用”啊,这个不是统一的,不是谁事先设计好的,但是最后所有的发展都没有离开这条。最初的讲围棋价值可不是从讲修身养性讲起的,到最后讲完了修身养性,到了魏晋南北朝就回去了,沈约就已经回去了,梁武帝已经回去了,根本就不是从小处着眼了,到唐朝,到宋朝,到元朝,到明到清,一个比一个说的厉害,就整个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,对围棋价值观的判断。你只要把中国所有的棋论排出来看,让你大吃一惊,它不是一个小家子气的东西,真是让人想不到。明天我还想系统的讲下毛泽东的围棋战略观。

  所以在这些问题上,我们怎么看待围棋的价值和功能的时候,不能提出围棋就是竞技,我就为了这个不高考啦,那是不行的,不能让多数的孩子和家长去做这种选择,可是呢?你把它作为一个特长,一个业余爱好,一个素质培养的重要平台,就非常好,就足够了。这么说的话,家长都能接受,我说当然,它有一个问题没解开,你说跟高考不矛盾吗?它没跳出与应试教育的矛盾,一般人都会这么认为,可是我们恰恰做围棋的普及与推广,和这个它不但不矛盾,而且相辅相成,把这个道理讲清楚,它就没有这个问题了。

  何:弄这个围棋专业,高考的学生就有了直接的出路。

  林:这个还不能说有多少学校,有多少名额,因为毕竟还比较少,但是有一条,我有了这个本事,我有了这个素质,在高考中肯定是有优势的,不是说名额上的根本优势,但现在还只是少数学校,只有少数学校有这个专业,从去年年底开始,教育部批了有89所学校,那么你在全国高校中占的百分比很低,只有百分之几的学校有这个优势,但是你对于大多数高考的学生来说,你只要有围棋的优势,那一定是比别的孩子有素质优势的,本身就是素质教育,而且很多学校认为,你有这个业余段位,他也很看重你。特别通过这个《谁是棋王》,越看越实用,你把这些道理讲清楚,家长不但不会把围棋当成一种负担和矛盾,而是一种动力。

  何:后天我要去自贡讲的题目就是《棋文化与中小学的素质教育》。

  林:这就是一致的,我跟他们讲的就是这些观点,我说这些你都可以跟他们说,这应该是我们围棋界的一种共识。

  何:因为它那个棋还包括国际象棋……

  林:嗯,都一样,我们对各种棋类的关系上,应该说我们不能随意的贬低任何一种棋,但是我有一个基本的观点,就是所有的智力博弈游戏都是人类发明出来的,为自己的智力培养、品德培养、意志培养和精神愉悦来提供一个平台,那么人们发明不同种类的棋,包括牌,是为了满足不同的需要。你比如说,最复杂的当然是围棋,但游戏不一定都需要最复杂的。我说围棋是复杂的,但复杂是特点,也不一定是优点,不能说我复杂就是我的优点。

  何:是的,有时候反而使大家知难而退。

  林:对呀,复杂是特点,人们发明这种复杂的棋,他有复杂的棋的需求,人们进行智力培养的时候,他需要这样复杂的棋。但是人们也需要简单的、愉快的,比如说象棋,我老举的一个电影的例子《英雄儿女》,大家都看过,《英雄儿女》是朝鲜战场,那个里面有一个镜头特别典型,军长到了政治部主任的屋里,他说开了一天会,到你这来散散心,下盘象棋,两个人噼里啪啦一摆,几分钟走完了,然后谈王成和王欢的事。什么意思呢?就是它可以在非常繁忙的情况下,有这么一种小乐趣,几分钟摆开来到结束,两个人都非常高兴,都是指挥员,多么自然的一件事。象棋的特点就是相对简单,很快就可以下完,能赢则赢,不能赢则和。它这个复杂的程度就远远不如围棋,现在有的下围棋有时候攻击这个象棋,说象棋这么简单。也不能这么评价象棋,它简单是因为它有社会需求,人们不全需要复杂的,你必须得把人类发明棋类的需要搞清楚。

  何:为什么围棋的普及程度不如象棋,其实就是人们的需求不同。

  林:当然是越简单的普及越广。

  何:所以昨天你讲的藏棋加十多个座子把它简化,那个确实有道理。

  林:它确实简化了,它大大的简单了。

  何:所以在那个缺氧的地方,在高原流行了。

  林:把它简化了,我就能娱乐了,要不然我下一盘棋,说实话,很多人得吸着氧下棋。我自己有体会,他们拉萨的前三名都有和我下,他们就是五段水平。我下棋的时候为了防止意外,我全吸着氧,为啥呢?太动脑子了,太消耗氧气了,所以你又不能不吊着,可是下的时候我轻松至极。我刚学一个小时就学会了,还都把他们打败了,这太容易了。所以这个问题是,人们发明各种棋类,设置各种规则,是为了满足不同的需求,你不能说哪一种需求是高的,哪一种是低的,不是这样的,不同的层次的需求都是客观的需求,都是人类的需求,有了这个观点就能客观的看待其他的棋牌活动,另外还有,一种是完全性博弈,还有一种是非完全性博弈。比方说前些年出现了一种谬论,它说围棋有什么了不起的,他们打麻将能打得过我?这不是扯淡吗!第一,麻将属于非完全性博弈,但是它在非完全性博弈中,又属于简单智慧活动,什么是简单智慧?哪怕老大妈,只要会规则,马上就能学会,要不了一个小时就学会了,它是简单智慧。而围棋呢?它是完全性博弈,和军棋、象棋、国际象棋一样,它都需要你在这种基础上,你得高度复杂的计算,是高级智慧,你和那种非完全性博弈的简单智慧,它不是一个层次。另外,我在那个《人物志》上有讲一个搞桥牌的人,他说这样才弄明白了,桥牌属于非完全性博弈,它虽然也有一定的智慧,它这个难并不难在你知道桥牌在手,大家都清楚点怎么打,那个太简单了,它需要猜,需要通过叫牌来清楚对方手里有什么牌,它这个按军队叫什么呢?叫侦查,叫牌的过程军事上就叫侦查,通过侦查,摸清对方的底数,所以它这种博弈的乐趣就在于需要侦查,需要猜,这个就是非完全性博弈。

  何:所以以后围棋走向广大的市场,只有体育竞技这条路是不够的,体育学下面貌似89所院校设围棋专业,每个学校招那么几个学生,其实没太大的意义。你师范类毕业的教围棋,他不懂棋,围棋专业毕业的呢?他又当不了老师。所以这两者是脱节的。琴棋书画,人家音乐、美术都有专门的学校,棋也需要有专门的棋牌学院,把棋牌搞进去。

林建超将军在围棋学院做报告

林建超将军在围棋学院做报告

  林:现在关键是对这个市场的需求,现在我们心里没数,心里无数的时候就不会把它当作一个有庞大社会需求,包括书法没有书法学院,但是书法的大群体在哪呢?书法的大群体在两端,第一个老年人,包括退休的老年人,第二个小孩,但是书法没有学院,跟围棋一样,书法的群体是这样。围棋跟它不同,围棋的偌大群体是成年人,在成年人中,写字的人绝对没有下围棋的人多,和我们这个围棋发展的历程有关系,现在四五十岁的人是围棋的骨干力量,主要是在这批人中。这些年围棋不断的发展,这些人口积累起来很重要,所以围棋没有一个专门的学院,实际上是教育系统也好,体育系统也好,他们对这个社会需求缺乏客观的估计,而且我们的围棋管理机构根本没做这些事。我们需要去做调查,第一全国究竟有多少注册和非注册的围棋机构;第二,究竟有多少准确的围棋人口,按照什么样的标准;第三,所有围棋的大数据和大数据库。所有的这些基础性工作都没有做。

  何:对呀!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。

  林:这些都是基础性的,我经常跟人说,围棋有三大。第一,围棋是一个大事业,它可以做产业,可以做教育,它可以做外交活动等等;第二,围棋是一门大学问,它是一个复杂的交叉学科,它不是你可以随口胡说八道的,你没有研究,没有积累,是不能胡说八道的;第三个,围棋是一个大家庭,下围棋的人,大家都是一家人,见了就是一家人,凝聚在一起不是靠地位、财富和身价,它就是靠爱好凝聚在一起。但是很多基础性工作没有人做,我们好多事情没有统计学基础。

  何:这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,包括我们现在老是说围棋教师急缺,急缺到什么程度,我们拿就不出数字来。

  林:是的。就现在我们中国有多少棋民,多少围棋人口,我们不知道,所以我说围棋人口、围棋组织包括围棋发展的现状,全是我在围棋申遗报告中给概括出来的。但这个事如果通过一定的组织机构来做,它不难。关键是没有一个机构能规范持续的做,一时呼吁一下就过了。

  何:林将军,那您觉得围棋的价值主要可以从那几个方面来讲?

  林建超:围棋的价值可以说,从古到今大致上可以从三个领域来讲围棋价值。第一,现在我们经常说的它延伸出来的的社会功能,不管是治国理论还是军事战略,它的社会意义,他的功能,他的延伸的作用,这是第一个,不是我们想象出来的,它是历史存在的;第二个,就是它的教育功能,在培养人的智力、意志、品德主要是这三个方面,当然还有交友能力,我们讲的沟通能力,社交能力,它的教育功能,这是它价值的第二个;第三个,就是使人的精神愉悦,这个作为游戏的直接功能是让人精神愉悦,它给人良好的精神享受,这种本质,它和别的是不一样的,这种愉悦不是那种恶性刺激,比如赌博,赌博也给人愉悦,但它是恶性愉悦,围棋是正能量的愉悦。围棋和象棋的愉悦又不一样,它这种在高度复杂的博弈状态下,我体现的驾驭、操控、谋略,靠这个取胜的愉悦,是一种制胜愉悦,是高度复杂的制胜愉悦,它和军棋、象棋不完全是一样的,是一种战略层面的,就可以往深里分析,但本质上是一样的。

  何:那你经常说的围棋与战略思维的关联,这应该也可以说是围棋的社会价值的体现了。

  林:这是围棋社会价值的核心部分,它不是说全部是社会价值。就像前人说“拟军政以为本,引兵法以为喻”,他说的是“拟”,但它不是象征,这个“拟”呀,实际上是模拟。他说的这个相当准确!

  何:模拟实际上就是包括文学上的一种功能,亚里士多德说文学就是模仿嘛!

  林:事都是这些人在做,你不能说他职能变了,他水平就高了。刚才说的这个价值问题,我们基本上从个人的角度看,不从那么高的角度看,实际上往往说的是就是精神愉悦,但是还有一个是我培养孩子,培养自己,强化自己素养、能力等各种东西,就是教育功能,这个教育培养的功能,育才的功能和它的社会功能中,为什么战略是核心价值呢?其实这个还可以展开来说好多呢,你的治国理论,你的识人辨人,还有你的外交博弈,你的军事斗争,这些东西中,人们能直接引用的东西太多了,还不是说所有的棋都有这个价值功能,只有围棋有。其他的象棋,可以说到这些,但是客观的说比较勉强,它连布局都没有,把所有的战略布局全部都省略了。围棋的这个核心价值为什么我说要有在各个阶段、各个领域、各个维度都能够体现,这三个价值功能中都有一个核心点,当然,这个竞技功能是另外一回事。

  何:哦,这个竞技可不可以当作是围棋的本质,不当作是一种功能,它本身就具有的性质,它就是这个东西。

  林:嗯,是的,要把它和一般功能价值区分开来。

  何:林将军,这次借围棋学院成立之机,把您请过来,开幕式上,还要请您做一场《围棋与中国人的战略思维》的主题报告。对围棋学院的成立,您有什么需要讲讲的吗?

  林:首先祝贺浦江学院围棋学院的成立,它的诞生,有着具有特殊的意义,它可以说是中国首创。学院以培养围棋管理与教育人才为目的,就与体育类培养竞技人才,有了选择性的差别。我们国家已经重新回到世界围棋竞技的巅峰,竞技人才的强度与厚度,可以说已经世界第一。但围棋作为一项大事业,一门大学问,一个大家庭,它需要发展,需要广泛的传播,不仅需要竞技人才,更需要管理和教育人才。培养围棋管理与教育的人才,对围棋的发展与广泛传播,具有根本性的意义。围棋学院,它就是在历史与现实的交集中出现的一个新生的使者,会把我们带到围棋的一个更广阔、更亮堂的世界。而围棋所包含的中国人的战略思维,更是中国文化的一笔宝贵的错误财富,值得我们发扬光大。

  一句话,如果说基础是昨天,产业是今天,科研是明天,教育就是后天。为了围棋的未来,我们一起努力吧!

  ——2016年4月13-15日,访谈于南京工业大学浦江学院

  采访手记:

  南京工业大学浦江学院成立围棋学院,请林建超将军过来参加成立仪式,并在成立大会上做一个主题报告《围棋与战略思维》。林将军精力充沛,善谈也是出了名的。4月13号那天下午,将军刚到,问他需要休息吗?他说不用。那就开聊吧!一个多小时一晃而过,将军谈他与围棋结缘的童趣、兵趣、学趣、谋趣、志趣,虽是漫谈,却极有条理,真不愧当过多年的总参办公厅主任,善于概括、提炼,让人佩服。15号走那天,去机场之前还有点时间,几个人与林将军闲聊,谈到围棋的价值、围棋与教育等话题,将军又开始侃侃而谈。使我不由自主就打开了录音。将军的围棋情怀,由此可见一斑!

  ——原载王国平主编《棋文化全书 围棋丛书》之《口述史:我的围棋往事》(何云波著,杭州出版社2017年)

正大集团副董事长蔡绪锋向林建超将军颁发围棋学院客座教授聘书

正大集团副董事长蔡绪锋向林建超将军颁发围棋学院客座教授聘书


声明:该新闻的版权归原网站所有,本站仅为方便广大棋友阅读、检索使用。     粤ICP备11025915号
有任何意见和建议,请【联系我们】,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 9:00am - 9:00pm,联系电话:0755-83857813    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